报社简介 | 组织机构 | 记者名单 | 投稿邮箱 | 广告刊例
订报热线:010-68530165

返回首页 | 一版 | 二版 | 三版 | 四版 | 五版 | 六版 | 七版 | 八版 | 九版 | 十版 | 十一版 | 十二版 | 两会期间其他版面

国权建立的政治问题

作者:梁漱溟《乡村建设理论… 文章来源:中国县域经济报 (第76期 总第1175期) 更新时间:2016-9-29 14:37:09
  我们眼中之中国政治问题,就是国权建立不起,而只有分裂单弱不稳定的东西南北各政权。这是过去二三十年的老实话。常常说的“不统一”“不上轨道”“军阀割据”等,皆是说的这个局面,其给予我们的痛苦,可约为四点:
  一、武力横行,法律无效,社会的秩序性已降至最低度。
  二、政府的腐化贪污。
  三、下情隔膜,凡百措施,仅有好的名声或好的动机,而卒归于病民;民间痛苦万状,无由上达。
  四、内战连绵。
  这在批判者,大约总括之曰“封建残余势力之为患”,所以要反封建。我们的所见有所不同。我们根本不同意以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类公式范畴,加于中国社会史上。
  第一点,“残余势力”这一观念最不正确。军阀产生子清廷之崩溃,而随民国之创建以俱来。革命之成,卖成于他们,是新兴势力,而非传统势力。民国以前,既无其名,亦无其实;民国以后,先有其实,后有其名。我们不能建以割据为封建,又以封建已倒,而命曰残余。“封建残余”四字,容易使人误会它是旧有的。而其实它是新有的东西。
  第二点,这局面不但是新的,而且是一时的变态。中国日本同受西影响,日本走上工业资本的路,而中国不能的,正为这“政治的没有”(注意:非政治不良);日本原亦受不平等条约的束缚,但它能修改,能废除,因为它具有一个国家通常有的机能,中国人一样地要吃饭,要发财,难道不想营工营商?无奈它没有日本那样的社会秩序、法律保障;却有口本所无的交通不时断绝、炮火不时发作。外受压迫、内受摧残,其余有几?整个社会日趋崩溃,向下沉沦,此岂社会的常态呢?
  说到此,我们必须为更进一层的指点。我们与流俗之不同,就在我们看全局,看全盘关系;而流俗则以其为军阀所苦,集其视线于军阀本身,痛心疾首,认为问题在此,而不知问题之不在此也。问题之不在此,就从全国诅咒军阀,乃至军阀亦自己诅咒,若干年来,千方百计,取消之,打倒之,而军阀卒乃如故,可以看出了。须知非因军阀而国权不得建立;乃以国权建立不起,而有军阀。国权之建立,须凭藉政治制度,而任何政治制度,乃在此刻的中国均无法安立。这是问题所在。
  为什么任何政治制度均无法安立?任何政治构造都不能形成呢?这就因为数千年很少变的中国文化动摇了;数千年很少变的社会构造方在崩溃解体中。
  中国政治上无办法,是社会崩溃之果,亦是社会崩溃之因。政治与社会,互为因果,往复环循,愈演愈深。然而政治自是浅,自是末,而社会较深,社会是本。所以我们说:“中国问题是整个社会的崩溃,是极严重的文化失调,而其苦闷之焦点,则著见于政治问题之设法解决”。
  旧社会构造在今日崩溃的由来。崩溃中的中国社会——极严重的文化失调。中国政治无办法——国家权力建立不起。
  我们今不能具引,只能在此继续指明两点:
  一点指明:中国此刻问题,在秩序的缺乏或秩序的没有,而不在有一不平等的秩序,如流俗所误认者。
  再一点指明:中国此刻的问题,不在于剥削,而是超过剥削,近于劫掠争夺子。剥削是要在一定的秩序下行之的,中国正苦于秩序之不立,那里配谈剥削?因此,那“日趋崩溃,向下沉沦”的大势,最须加意体会而认识之。
  梁漱溟《乡村建设理论》90
        (本报有删节)
文章录入:jhy    责任编辑:jhy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无关)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02 邮发代号:1-37 全年定价:216元 每周一、四出版

本站所有内容属《中国县域经济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中国县域经济报》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