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社简介 | 组织机构 | 记者名单 | 投稿邮箱 | 广告刊例
订报热线:010-68530165

返回首页 | 一版 | 二版 | 三版 | 四版 | 五版 | 六版 | 七版 | 八版 | 九版 | 十版 | 十一版 | 十二版 | 两会期间其他版面

新政权建立不问阶级立场

作者:梁漱溟 文章来源:中国县域经济报 (第77期 总第1176期) 更新时间:2016-10-10 19:22:44
  统一稳定!统一稳定!说来说去,总是统一稳定。好像树立了统一稳定的政权(国权),万事都有办法。难道其阶级立场如何,可不必问乎?他将走向何处去呢?随他怎样干些什么事都好吗?
  为何对于新政权的建立,只注意其统一稳定与否,而不问其阶级立场呢?答:因是民族问题涵盖了阶级问题。中国革命乃为世界潮流国际侵略所引发之文化改造民族自救,除非社会内部矛盾所爆发之阶级斗争。所有其民主政治之要求,建设社会主义经济之要求,皆发于文化改造,而企图为民族新文化之建设。于此,民族问题涵盖了阶级问题,所期望于新政权者,就是来完成这段任务;这段任务的负担完成,并不须从一阶级立场出发,而只有能负担完成这段任务者,能得统一稳定,真得统一稳定者必是他能尽他这一段的任务。因此,所以只要问其统一如何,不问其阶级如何。所谓新政权之新,从统一与否为断,不从阶级立场如何为断。
  因是统一于下,而不是统一于上。此请看前论“中国之分,分于上,外国之分,分于下”;中国应求统一于下,即求统一于社会各段。中国国家的统一不统一,全看能否形著而且保持此大社会于统一的一个立场之上。既然全社会保持在一个立场上,安得更有阶级立场之说!
  又统一于下,是重心在社会,偏靠于理性相喻,与偏靠于武力强制者不同。偏靠于武力,不免有许多要求被拒绝被抹煞;而此则正建筑于多数人痛痒要求的宣通修达之上也。它天然是革命的,而不能是反动的。就中国社会说,是反动不是反动,即决于是武力统治不是武力统治。是武力统治都是反动,纵然它自命是革命的。掉转来,理性申张达于高度,更不虑其倾向反动去。立场问题不是不要紧,而是包含在统一问题内得到解决。统一于下之“一”正指一立场或一趋向而说。本来在一大社会内,各有各的立场、散漫而流动的中国社会,就是立场分散而相差不大,义且变易无常,难于把握得定。又感受国际刺激的压迫,民族问题紧切,亦难于从各自立场来说话。因此不论是真的是假的,在政治上发言总是站在整个民族立场。但除了像今天强敌压境,有共同对抗的一个目标,能以形成一统一的民族立场外,平素是不能的。在平素,其问题仅止于刺激中国人发生救国运动,至于如何救国,则从各自背景立场而异其见解主张,意志并不能统一。此种不相背反(同欲救国)又不一致之立场主张,最表现散漫微差性;此种在宽泛邀远目的下为其一种方法手段(如何救国)之立场主张最表现流动不定性;全不似从阶级问题而来的立场主张之简单明切,一贯不移。而各以武力求申,互相凌轧,就使得中国无法统一稳定而陷于翻覆混乱了。所谓统一于下,就是形成一个简单明切一贯不移的立场主张,使散漫微差流动不定者归于统一稳定。其云统一,正是确定立场之谓。
  可以声明一点,此确定之立场固然不好说是阶级立场,其实并非没有阶级立场在内。因为他固然是统一整个民族的立场,而趋向在建造平等无阶级的新社会,自今日社会政治上经济上处于不平等地位者言之,不是正站在他们的立场吗?今日阶级分化不著,非全无阶级问题,第以阶级问题随民族问题之解决而解决,故不说阶级运动而说民族运动,不说阶级立场而说民族立场耳。
 梁漱溟《乡村建设理论》91
   (本报有删节)
文章录入:jhy    责任编辑:jhy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无关)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02 邮发代号:1-37 全年定价:216元 每周一、四出版

本站所有内容属《中国县域经济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中国县域经济报》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