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董贵生:我是牺牲战友爸妈共同的儿子|中国县域经济报

 中新  戚原

硝云弹雨、炮火飞溅……这是退伍后的董贵生经常梦到的画面,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倒下的战友、染血的军徽、还有听到儿子战死沙场老泪纵横的老人们……

“一场战争,一句承诺”——他们都是我的父母

55岁的董贵生是个地地道道的成都人,1983年1月董贵生从郫县应征入伍,1984年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战争的残酷,大家都心知肚明。战前,董贵生与战友之间相互承诺:“如果谁活了下来,谁就要照顾阵亡战友的父母。”不知是不是老天宠幸,董贵生成了这场战争的幸存者之一。

战后,他接到了组织安排,让他配合地方武装部、民政局和另外两位战友组成特殊的送信小组——将84位战友的遗物和阵亡通知书、抚恤金及家属慰问品一一送到牺牲战友的家属手里。就是在这样一次特殊而又残忍的任务执行当中,让董贵生见到了太多的丧子之痛,这坚定了他履行承诺和照顾牺牲战友家属的决心,于是他成了几十个烈士父母的“儿子”。

“听涛园俱乐部”——“爸妈”与儿子团聚的家

30多年来,董贵生成了多位牺牲战友爸妈共同的儿子这些年里,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爸爸妈妈”们。每逢春节、重阳节,他都将“爸爸妈妈们”接到家中团聚,让他们感受家人团圆的亲情;清明节前夕,他也要带上“爸爸妈妈们”到云南,看望长眠在那里的战友;建军节,他都要与“爸爸妈妈们”一起参加活动,同叙亲情,畅谈中国梦……

为了让“爸爸妈妈们”有一个与儿子团聚的家,1999年,董贵生创办了“听涛园俱乐部”。

在俱乐部里,他为牺牲的战友修建了一个纪念堂,仿照当年连队扎营时的模样来建的,中央挂了一块牌匾,上面有两个字“军魂”,下面有一个作战沙盘,后面立了一个纪念碑,上面刻“英魂长存”。俱乐部的花名单里面一共有1120位阵亡战友,他每天都会在早、中、晚准时吹奏起军号、军歌,为他们上香、行礼。

这么多年来,“听涛园俱乐部”的收入几乎全部用于照顾“爸爸妈妈们”。为了给他们改善生活,他前后花费数十万。郫县唐昌镇烈士杨模山,与董贵生是老乡,父母年迈体弱,丧失了劳动力,董贵生总是在经营的空闲,看望并帮助他们料理生活。

杨爸爸去世后,董贵生更是精心照顾着杨妈妈, 家里的房子破旧漏雨,董贵生就在镇上为她租房子;杨妈妈曾先后两次发生食物中毒,都是董贵生及时发现并将她送到医院抢救过来。

2013年7月,烈士张林辉母亲病危,董贵生得知后迅速赶赴云南。她反复抚摸董贵生的军装说:“儿啊,妈想吃汤圆!”吃着董贵生做的汤圆,张妈妈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我对他们的情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替阵亡战友们,照顾好‘爸爸妈妈’们。”这是一个老兵对战友无声的承诺,更是一个孩子对“爸爸妈妈”深沉的孝心。

“夙愿”——让爸妈们实现“看”儿子的心愿

“死者为国尽忠,生者为家尽孝”,董贵生除了生活上对老人的照顾,还有一件事情是董贵生经常要做的。

由于当年牺牲的战友们大多安葬在中越边境的麻栗坡和西畴烈士陵园,因为地处边陲,30多年来很多老人甚至都不知道儿子安息在哪里,更谈不上到坟前祭奠,这也成为很多老人毕生的遗憾。从2009年起,董贵生开始分批次带一些爸爸妈妈去云南麻栗坡等烈士陵园,至今已经带了50多位。

由于很多爸爸妈妈们年龄已经很大,很多人经不起长途跋涉。董贵生便安排他们提前过来住下,到医院体检,带上必须的药,妥善安排,再一同前往。如今,让136名阵亡战友的父母全部带到墓前去探望他们的儿子,让亲人团聚,也成了董贵生毕生的夙愿。

如今的董贵生,虽然已经退伍多年,但镜子里穿着军装的他依然精神不减当年。他用自己粗糙的双手,抚平军装的每一道褶子,正如同他用自己努力填补着一百多个家庭的缺失,他的事迹温暖了千千万万个我们。

2018年8月,董贵生当选中华慈孝人物。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