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大同好粮”黄花的故事|中国县域经济报

本报记者  席兆平

前不久,以“好粮庆丰收·神州享大同”为主题的“大同好粮·京东云州首届农民丰收节”在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举办。大同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孕育了许多名优杂粮品种,被誉为全国著名的“优质杂粮之乡”,由黄花、黄芪、莜麦、谷黍、杂豆、胡麻油、苦荞茶等特色农产品构成了“大同好粮”这一公共品牌。近年来,作为“大同好粮”代表的黄花,产业链条不断完善,并在云州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进程中发挥重要支撑作用,成为“大同好粮”品牌的知名拳头产品。近日,在云州区黄花产业发展办公室、黄花协会以及“京东云”的支持下,记者深入调研了解了大同黄花的发展历史。

或许是因为滚滚历史长河中,大同黄花始终与当地百姓相生相伴,如今的大同流传着很多关于黄花的传说。千百年来,人们将希望寄托于黄花之上,将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将对一切美好品质的推崇、对邪恶丑陋事物的憎恶都与黄花联系在了一起,小小一朵黄花被赋予了丰富的含义。在流传至今的故事中,有一则惩恶扬善的传说始终警醒着世人。在大同周边,有一座高山,山顶平坦、山坡较缓,漫山遍野生长着野生黄花。古人说这是王母娘娘的黄花园,就给这座山起了个优美的名字:黄花塔。古时,山下住着一位勤劳的老妇人,以卖金针菜为生,大家都叫她黄花婆婆。夏至到处暑是采收黄花的旺季,也是黄花婆婆最忙碌的季节。她每天早出晚归采黄花,晾晒金针菜,日复一日。黄花婆婆一生省吃俭用、孤伶守寡,靠卖金针菜养活独生儿子同子,又给他娶妻成家,她把兴家立业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同子身上。因为早年丧夫,只此一子,老人对儿子溺爱有加,有求必应,导致同子的任性和好逸恶劳的恶习一天天膨胀起来。岁月无情,黄花婆婆日渐衰老,不能上山采黄花来养活儿子、媳妇,于是同子夫妻对这个“吃闲饭”的母亲的不满也与日俱增,老人在他们的虐待中苟且偷生。每天喂猪时,她向老母猪诉说自己的悲苦:“啰啰啰,吃泔来,你养小猪拱墙根,我养儿子杀娘身。”这年腊月,老人家心血耗尽,卧床不起,眼看病情日益加重。腊月初七那天,天寒地冻,北风怒吼,大雪纷飞,不孝的儿子儿媳竟然丧尽天良,把风烛残年、奄奄一息的老母亲抬到牛槽子里。可怜她一生勤劳爱子,就这样佝偻着身子、散乱着头发,在风天雪地里冻死了。当天夜里,同子做了个怪梦,梦中,王母娘娘对他说:“冻死你娘天有眼,腊月初八早晨黄花梁拜塔修行脱罪孽。”醒后,同子心烦意乱,坐卧不宁,想到虐待母亲的往事已被天知,这是神仙梦中点化,不可不信。腊月初八清晨,风雪更猛,天更加寒冷,同子步履蹒跚,爬到黄花梁上拜塔修行,幻想着能解除其罪孽。天将黑时,大雪铺天盖地,同子媳妇听见门外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推门一看,在雪朦胧中她看到丈夫冻成紫色,向前伸着只剩两根指头的秃手,面无人色,僵死在门前。她见此惨景一声怪叫,从此吓疯了,到处疯跑不止。风雪停住后,邻居们把同子母子葬在了黄花塔脚下。多少年后,大同当地家长教育孩子,常常说起这个故事,还念叨着故事结尾的几句话:“同子修行腊月八,清晨上了黄花塔,雪打孽子天不容,十个指头剩下俩。”当大同的老百姓把对孝顺、感恩等美好品质的赞许寄托在黄花身上时,大同黄花就像一株正义之花,眼看着人间的悲欢喜乐,保佑着善良的人们,惩罚着作恶的逆子,为世间的人们指明方向。多少年后,大同当地家长教育孩子,常常说起这个故事,还念叨着故事结尾的几句话:“同子修行腊月八,清晨上了黄花塔,雪打孽子天不容,十个指头剩下俩。”当大同的老百姓把对孝顺、感恩等美好品质的赞许寄托在黄花身上时,大同黄花就像一株正义之花,眼看着人间的悲欢喜乐,保佑着善良的人们,惩罚着作恶的逆子,为世间的人们指明方向。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