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工匠”童正兵:秉承工匠之心 追求精益求精|中国县域经济报

通讯员 杨柳 张世唯 记者 戚原

工匠,是有工艺专长的匠人。而新时代的工匠不仅要具备高超精湛的技能,更要有严谨专注的态度、精益求精的理念,以及对职业的高度荣誉感和使命感。“五·一”前夕,成都命名了首批500名“成都工匠”,温江命名了80名“温江工匠”。温江有7名产业人才位列“成都工匠”。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民小康”。在成都医学城的一位医药从业者,始终秉承工匠之心,追求精益求精,把整个青春都献给了医药事业,努力让中风患者使用更有效、更安全的药品。他就是成都百裕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童正兵。

严把质量关做质量的权威

“这个数据更改填写不规范,我们在生产过程中要及时准确地将数据填写上去,一定要严把质量关,按工艺要求进行生产操作。”当记者见到童正兵时,他正在生产现场巡查,指导员工填写提取银杏内酯的相关数据。从银杏叶里提取银杏内酯原料是银杏内酯注射液生产线中最核心的工艺过程,童正兵正是管理这个提取车间的主任。每天他都要反复查看员工们的生产数据,对生产人员进行培训指导,严格控制生产过程。

“药品对人体健康是至关重要。”童正兵告诉记者,“尤其是我们公司生产的药品大多为注射液,是直接进入到血液里的药品,所以要更加严控产品的质量,保证患者安全用药。”

把近20年的青春献给了银杏内酯注射液

银杏内酯注射液是百裕制药的拳头产品,主治缺血性脑卒中,是中风患者的救命药,而这个产品的研发生产,可以说是童正兵的青春奋斗轨迹。2000年,刚毕业两年的童正兵便进入百裕前期的研发单位成都金典药物研究所,开始了银杏内酯注射液研究。

“银杏内酯注射液的主要原料是从银杏叶里提纯的银杏内酯。在前期研发过程中,我们大概做了上千个实验,用了近百吨的银杏叶。通过我们不断地实验和提纯,从银杏叶里0.25%的内酯含量,提纯到现在近100%的含量,努力给患者更安全、更有效的药。”童正兵告诉记者,一般一棵银杏树的银杏叶经过干燥后,重量只有几公斤,而他们在研发过程中用了近百吨的干银杏叶,约等于对1万棵银杏树的银杏叶进行反复实验。那时候他们把家搬到车间、搬到实验室,反复实验、不断探索,最终得到了一个成熟、稳定、可靠、可控的生产工艺。

2011年11月,银杏内酯注射液终获得生产批件,它不单是全球第一个从银杏叶中提取精制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型药物,也是国际上第一个有效成分达99%以上的银杏叶类注射剂,还是国内新《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开闸后批准上市的第一个中药注射液,属于现代化中药引领品种,成功实现了国产自主知识产权药品对国外药品的替代及超越。

2019年预估银杏内酯注射液销售额或将超过10亿元

精于工、匠于心、品于行。童正兵把近20年青春岁月都献给了他所热爱的医药事业,凝神聚焦于银杏内酯注射液的研发与应用,对这个产品也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我视这个产品为自己的生命,像自己的小孩儿一样在对待,所以要尽最大努力爱护它,给患者带来更安全、更有效的药品。同时,这也是我回报社会,实现人生价值的一个最好体现。”

“童主任能够沉下心,用近20年时间把这事情做到极致,是我们企业上下对他非常认可和钦佩的地方。同时,他作为技术专业人员,一直在努力把科研成果转化为实际应用,这对企业来说是非常可贵的。”公司总经理高志文告诉记者,银杏内酯注射液上市后,销量持续性的增长,预估2019年银杏内酯注射液的销售额或将超过10亿元。

除了银杏内酯注射液,百裕制药的阿奇霉素注射液、注射用阿奇霉素、盐酸氨溴索注射液、多索茶碱注射液等产品的研发成功和获批投产,都凝聚着童正兵的青春与汗水。童正兵目前已经功获得了13项发明专利,其中7项为国内专利,6项为欧美日韩等国家的专利,成为温江三医产业不可多得的高端科研人才,是当之无愧的成都工匠、温江骄傲。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