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综合报道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重点研究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问题。会议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主持。

会议认为,当前金融形势总体向好,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市场预期明显变化,金融机构合规意识增强,野蛮扩张、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初步遏制,金融风险由发散状态向收敛状态转变。但同时需要看到,我国经济尚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长期积累的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外部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需要积极稳妥和更加精准地加以应对。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条件下,面对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会议强调,做好当前金融工作,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必须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部署,重点把握好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在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前提下,注意支持形成最终需求,为实体经济创造新的动力和方向。二是处理好宏观总量与微观信贷的关系。在把握好货币总闸门的前提下,要在信贷考核和内部激励上下更大功夫,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三是发挥好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用好国债、减税等政策工具,用好担保机制。四是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大中小金融机构健康发展的格局。五是健全正向激励机制,充分调动金融领域中人的积极性,有成绩的要表扬,知错就改的要鼓励。六是持续开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和非法金融机构专项行动,依法保护投资者权益,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认为,本次会议指向的工作重点是精准应对外部不确定性,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本次会议延续了6月以来政策积极调整的导向和7月底政治局会议的会议精神,本轮政策调整的第一阶段是从去杠杆到稳内需,从4月下旬政治局会议提出“持续扩大内需”及“合理充裕”开始;第二阶段是货币政策开始调整,从6月初央行扩大中期贷款便利(MLF)担保品范围开始,包括降准和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第三阶段是金融政策和财政政策信号出现,从7月初开始,包括银行增配低等级信用债;银保监会指示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更好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此次金融委第二次会议进一步确认了金融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积极调整。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认为,金融委此次会议是对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稳金融”工作的具体落实,也标志着“稳金融”的总体框架和实施路径正式明确。当前金融工作的重心由前期更加注重防风险转向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避免社会融资条件过度紧缩对经济的不利影响。“稳金融”的核心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促进“宽货币”向“宽信用”的转变。这些政策既包括货币信贷政策,也包括财政政策、监管政策,还包括金融改革和激励约束等政策,有利于形成政策合力,切实解决好在严监管背景下,融资渠道受阻、信用风险溢价上升等带来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等问题。

此次会议将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业内人士认为,下半年有关部门将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及制度建设方面进一步发力,从而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对于此次会议提到的要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建议,继续通过货币政策的定向措施和相关监管举措,引导商业银行向小微企业、民营领域增加信贷投放。由于小微企业信贷的风险相对较高,可以考虑运用相关的政策工具适当补偿银行风险。可考虑从政策工具定价方面着手降低银行融资成本,也可以采取一些激励举措,例如在流动性、资本充足率等考核指标方面给予银行相应的优惠。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可从四方面着手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央行可通过调整MPA考核参数,支持银行扩充资本等方式,保障表外融资顺利返回表内;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打破“预算软约束”,坚决处理“僵尸企业”,减少无效资金占用;继续通过定向降准、MLF续作、支持商业银行购买信用债等方式,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同时,也应加快利率市场化进程,给予商业银行合适的风险补偿,这样银行才有动力加大对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通过加快利率市场化、发展债券市场、完善利率走廊等方式,逐步向价格型调控机制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