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秩序要靠诚实守信维系,由此构成市场经济法则的基础要件。我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还需要加快相关法制建设,建立现代化市场机制,以契约信用取代人情信用,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现代市场秩序完整确立。

社会秩序是社会的内生需求,市场经济秩序是市场的内生需求。任何经济社会运转,会由内而生出秩序需求,这个需求不是由外力强加的。因此经济社会秩序必然与内生需求匹配,也就是根据什么样的内生需求,建立起什么样的秩序。在我国提倡建立诚信社会大背景下,有一些人把诚实守信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对立起来,认为我国市场经济中不守规则已经成为主流;或者认为中国文化传统倡导的诚信理念依然是社会主流价值,并且始终发挥着作用,这些认识不止是片面的,更是不符合事实的。

问题提出的依据是较多的造假贩假,较多的欠账赖账,反映出在当下社会,确实存在较多这样的违背诚信的行为。而中国传统文化中宣传倡导的诚信作为一种人情信用,是被固化的道德伦理,与现代市场经济所要求的契约信用有很大差别,并且存在尖锐冲突。应该说,人情信用是我国传统人情社会秩序的内生需求,其产生至今有其存在的规律性。最常见的人情信用有,如果我跟你是熟人,不论买卖什么都会给你打折,而对于不熟的人,不光不打折,还有可能加价。人情信用是有价的,体现在了价格上。而现代市场经济要求的契约信用则认为买卖就是买卖,跟熟人不熟人没一点关系,信用是唯一准则,是包容一切的秩序需求。

人情信用产生的逻辑是由需求存在决定的,有合理文化底蕴,在传统社会,人人遵守这样的信用规则,完全可以秩序井然。就如人们常听说的,“我要是说话不算数,天打五雷轰”,还有“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童谣。

但是必须要看到,我国已经进入并处在市场经济时代,经济社会由此发生了深刻的变革,传统的人情信用与自由市场经济内生的契约信用有质的不同,无论是自身的运行还是与世界交往,势必发生两种信用法则的冲突。就如我国市场经济早期,公司在培训销售时会讲,如果客户问某个型号的产品能不能做,必须要说能做,然后把信息带回来让工程师加速研究并做出来。这种情况如果不是与国外客户做生意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国内客户无论你说能不能做,他都会另外再找几家以防不测,或者为询到更好的价格。在国内早期的经济体系中,大家都了解这样的法则,所以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何况即使出现问题,还可以通过找到的熟人帮忙把问题化解掉。但契约信用法则要求你能做就是能做,不能做就是不能做,如果你不诚信,耽误了客户的事情,就会受到严厉惩罚。一些发达国家不承认我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其中主要是两种信用法则的差异造成的。我国坚定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之路,世界经济融合发展趋势不可动摇,所以我们别无选择:那就是遵循市场经济的内生需求,确立完善的契约信用法则。

我国传统的人情信用曾经作为合理的存在形式,可以成为向契约信用转化的基础。只要我们坚定地向现代市场经济迈进,只要我们坚持改革开放,以契约信用取代人情信用就必然顺畅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