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综合报道 8月10日,央行发布《2017年中国普惠金融指标分析报告》。《报告》认为,我国基础金融服务已基本实现行政村全覆盖,银行结算账户和银行卡使用已广泛普及,电子支付迅速发展,信用建设稳步推进,信贷对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平稳增长,信贷障碍有所改善,但部分领域信贷支持有待加强。

电子支付发展迅速

银行网点覆盖大部分乡镇

电子支付发展迅速,使用普及率较高,农村地区60%以上的成年人使用过电子支付。调查显示,2017年,全国使用电子支付成年人比例为76.9%,农村地区使用电子支付成年人比例为66.51%。

同时,非现金支付业务量平稳增长,移动支付业务量继续较快增长。2017年,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608.78亿笔,金额3759.9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8.59%和1.97%。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处理网上支付业务485.78亿笔,同比增长5.2%,金额2075.09万亿元,同比下降0.47%;移动支付业务375.52亿笔,同比增长46.06%,金额202.93万亿元,同比增长28.8%。2017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生网络支付业务2867.47亿笔,金额143.26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4.95%和44.32%。截至2017年末,农村地区网上银行开通数累计5.31亿户,较上年新增1.02亿户,增长23.78%;2017年发生网银支付业务笔数94.69亿笔,金额152.73万亿元,交易金额较上年小幅增长。截至2017年末,农村地区手机银行开通数累计5.17亿户,较上年新增1.44亿户,增长38.61%;2017年发生手机银行支付业务笔数91.1亿笔,金额38.89万亿元,分别增长79.12%、66.2%。

银行网点已覆盖绝大部分乡镇,每万人拥有的银行网点数略有增长。截至2017年末,全国银行网点乡镇覆盖率达96%,与上年持平;平均每万人拥有银行网点1.59个,同比略有增长。全国有70%的省份银行网点乡镇覆盖率已达到100%。

助农取款服务点已基本实现行政村全覆盖,使用活跃度仍有待改善。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设置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点91.4万个(其中,加载电商功能的13.98万个),覆盖村级行政区51.56万个,村级行政区覆盖率达97.34%,村均1.73个。2017年,农村地区助农取款服务点共办理支付业务(包括取款、汇款、代理缴费)合计4.51亿笔,金额3651.9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8.89%和14.03%,农村地区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人均支付业务笔数为0.46笔,较上年的0.54笔有所下降。

信用贷款比例提升

信用建设稳步推进

农户、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比例持续提升。截至2017年末,农户信用贷款比例为15.01%,比上年末高1.96个百分点;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比例为13.72%,比上年末高1.54个百分点。

2017年,河南省在兰考国家级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创新开展普惠授信工作,并在全省复制推广。按照“宽授信、严启信、严用途、激励守信、严惩失信”的原则,建立“授信激励、失信惩戒”的信用信贷相长机制。截至2017年末,河南省农户信用贷款余额287.8亿元,同比增长60.42%;占比6.18%,比上年末高1.82个百分点。安徽省积极推广“税融通”业务,引导金融机构根据企业纳税信用提供一定额度的信用贷款或担保贷款,截至2017年末,安徽全省“税融通”贷款余额152.92亿元、服务企业6000余家。

近年来,人民银行不断丰富完善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数据库已覆盖所有持牌金融机构。2017年末,全国个人信用档案建档率为68.2%,比上年末高2.24个百分点;全国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收录的企业法人数为2511万户,同比增长13.58%。通过中小微企业和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已累计为261万户中小微企业和1.75亿农户建立信用档案。

广西田东利用“三信”工程培育农户信用意识,大力推行优惠利率的信用贷款。浙江台州形成了“实时共享、信用增信、精准对接、融资普惠”的中小微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模式,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甘肃省在全国率先实现了征信信息自助查询县域全覆盖,缓解了柜台查询压力,提升了征信查询服务质量。

解决发展难题

优化完善政策

《报告》指出,我国普惠金融发展中存在金融资源配置不均衡、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有待加强、金融素养有待提升、商业可持续性有待提高等问题,特别是边远地区普惠金融服务仍亟待加强;数字金融迅速发展,“数字鸿沟”现象值得关注,消费者权益保护面临挑战;普惠金融相关配套政策和机制有待完善;对创新创业和弱势群体的金融支持力度不够;普惠金融发展中的风险防范等问题要重点关注。

央行鼓励各地巩固特色做法、加强创新,因地制宜发展普惠金融。同时,继续加强对创新创业、弱势群体等的支持。一是指导金融机构优化贷款申请审批流程,方便各类困难群体将创业担保贷款政策用好用足;二是继续开展集中性金融知识普及活动,关注重点人群尤其是低净值人群的金融知识需求,加强对数字金融产品和服务的知识普及,提高公众特别是弱势群体的金融素养和防风险能力;三是进一步加强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完善对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的无障碍金融服务。

在推动完善普惠金融相关制度和机制上,央行鼓励构建政策性担保、商业性担保协同发挥作用的担保机制,鼓励担保方式创新。同时,要求进一步深化“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建设,推进抵押物确权、评估、流转等配套制度和设施建设。

此外,还要深化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建设。一是继续健全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工作机制,加强统筹协调和沟通协作,推动信息化数据采集和报送系统建设,优化工作流程,提高工作效率;二是加强普惠金融指标体系运用,探索适当、有效的运用方式,发挥指标体系对普惠金融工作的参考和推动作用;三是鼓励各地构建差异化、有特色的地市和县域指标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