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等薄弱环节的普惠金融服务,落实好已确定的政策,让企业切实感受到融资成本下降。同时,要将银行开展普惠金融服务情况作为监管支持政策重要参考,制定监管考核办法。

全力推动普惠金融,既是贯彻落实国家推进普惠金融战略决策的必然选择,也是回归本源、聚焦主业,完成普惠金融服务任务的应有之义。发展普惠金融,有助于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顺利实施。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普惠金融服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健全普惠金融服务体制机制,不断提高普惠金融服务能力。笔者认为,推动银行业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需通过六大路径实现。

(一)建立健全质量过硬的服务对象体系

提升银行业践行普惠金融服务质量,解决普惠金融服务决策和融资链条较长、业务开展动力不强等问题,需要从理顺银行体制机制入手,其根本就是普惠金融的发展要适应国家经济战略定位的总目标,要发挥出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长远作用。

这就要求银行在普惠金融服务上要克服短视思维,紧紧围绕国家总体经济战略目标选择服务对象,全面建立好质量过硬的服务对象体系,做到选择的普惠金融对象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行业发展方向,要符合满足人们健康消费需求,以及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切实增强国家国际地位提升需求,避免在源头因选择对象出现质量问题而产生的风险。

(二)建立健全不可违规的服务责任保证体系

近年来,我国先后发生的数起过亿元、超十亿元、上百亿元的贷款诈骗案,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每起案件均有银行“内鬼”参与。

有效提升银行践行普惠金融服务质量,既要从严控风险的高度推行信贷资产质量终身责任制,避免银行员工违法违规违纪引发风险,又要建立健全服务缺位责任追究体系,消除银行员工不作为、懒作为、乱作——还要从建立健全制度约束体系,让银行员工在制度约束下努力认真作为、依法合规作为,切实避免责任落空引发风险。

(三)建立健全“有进有退”的规范运行机制

在融资领域,一些银行追求信贷投放“高、大、上”现象十分突出,不少央企、国企、大集团、政府类公司账户里的资金多得“装不下”,而众多中小微企业和三农实体等亟待给予普惠服务的“钱袋子”却空荡荡,钱多的企业私下里成了公开的“二银行”。此外,公众投入到银行理财产品和其他“宝宝类”产品的资金也远超万亿元。

不得不说,我国整个金融市场缺的不是资金,而是畅通普惠金融对象融资的渠道与政策。建立健全银行资金规范运行机制,要站在全国一盘棋的高度,强力推进“有进有退”的信贷规范运行模式,切实把银行投入到虚拟经济领域的资金“挤出来”,把利用银行资金做“二银行”企业的资金“压出来”,确保“饥渴”的中小微企业和众多三农实体等各类需求普惠服务的群体在国家政策推动下,稳健获得足额的融资需求。

(四)建立健全奖惩并举的绩效考评机制

透过现象看本质,当前银行业之所以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量的热情不高、主动作为不力,是因为针对银行服务的完备奖惩机制仍处于空白之中。银行应从战略认知、体制机制、组织架构等方面综合施策,加快业务模式、人才团队、风险防控等领域创新,提升对于小微企业、三农服务的质效,促进普惠金融的高质量发展。

一方面,银行内部对各个环节员工的奖惩不力,特别是对具体经办员工奖励力度明显低于管理人员,导致一线员工普遍缺乏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量的意识;另一方面,国家政策针对银行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量的奖惩力度不够,尤其是缺乏科学评价和考核银行普惠服务的机制。凡此种种,均须建立健全奖惩并举的绩效考评机制,以确保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量的动能。

(五)建立健全普惠均衡的支持保障机制

2017年8月1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在京发布《降成本:2017年的调查与分析》报告。其中,14709家样本企业近3年的总成本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超过100%,企业融资成本高企不下、金融与实体经济脱节、资金在金融体系内循环等问题突出。

报告难免挂一漏万,但众多经济实体融资难与融资贵问题却是不争的事实,若融资瓶颈不能突破,提升银行普惠金融服务质量无疑是“水中捞月”。

考虑到普惠金融的风险和成本,应该对普惠金融实行有别于商业银行内部其他业务的专营化经营机制,确保商业银行有动力持续加大对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特别是各级管理层要从建立健全“普惠均衡”的支持保障机制上下真功夫。首先建立全国统一公开透明的融资平台,并实行负面清单管理,让众多经济实体切实享受低成本融资。其次,建立公开的金融监管约束问责追责制度,让众多经济实体理直气壮地享受普惠金融服务,确保提升银行普惠服务质量不走样。

(六)推进普惠金融服务内涵创新

当前针对小微企业、三农等薄弱环节的普惠金融服务,国家已经出台多项政策。目前大中型商业银行已普遍设立普惠金融机构,专业化经营机制基本成型。截至去年末,新发放普惠金融贷款3.4万多亿元。

为此,银行业要想进一步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量,第一要务就是愿服务、敢服务、勤服务,在服务内涵上务实创新,既要创新提供操作流程简捷、服务效率高效、体现保本微利原则的融资产品、结算产品,又要创新建立符合国家政策、服务门槛零距离,直通实体经济的免费服务平台,还要创新推出和实施全方位的服务考评公开评价模式,同时结合第三方评价机构给予监督落实。

(作者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