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世纪70年代几元一斤的药花,到前些年20元每斤的茶花,再到如今1000元每斤的朵花茶,贵州省绥阳县小关乡花农们见证了金银花奇迹般的价格增长。经过40多年推广,绥阳县金银花种植面积达18.4万亩,经济价值一直攀升。尤其是近年来,绥阳立足提高产品附加值,着重在“转”字上下功夫,转变发展观念,转变生产方式,转变销售理念,当地金银花价格由每斤20元升至1000元,增长了50倍。

转发展观念 品牌先行

对于金银花产业“成长轨迹”,绥阳县委书记余航海说:“一个成熟产业的形成,通常要走产品、品牌、市场的发展路径,而绥阳的金银花产业恰好相反,先做品牌,再做市场,最后再做大产品体量。”2012年,绥阳县获得“中国金银花之乡”授牌,绥阳金银花的品牌一举打响。2014年,中国·绥阳县金银花产业协会成立,并接连召开两届金银花产业发展研讨会,让绥阳金银花声名远播,市场订单也随即滚滚而来,如今每年销售额近2亿元。

2014年绥阳县与贵州百灵集团签订合作协议,让该县金银花有了稳定的订单。前不久,百灵集团提出在绥阳建立金银花销售市场和发展农旅融合项目的合作意向。绥阳县银花办主任何华说:“以前金银花以卖为主,等交易市场建好后,要以买进卖出为主,先做大存量,然后销售出去。”2020年,该县将完成国家金银花标准化体系建设,他认为,如果能充分运用好“中国金银花之乡”这块金字招牌,绥阳金银花市场销售有望实现自主定价。

小关乡作为绥阳金银花的“发源地”和主产区,种植规模超10万亩,该乡党委书记陈远胜表示,要让金银花多生“金银”,必须转变发展观念,构建多元化的产品体系,如今金银花作为茶饮极受市场青睐,重点开发了花蕾、朵花茶等产品系列,今年两个产品价格都同比增长了2至3倍。

转生产方式 做大市场

绥阳金银花的朵花加工成朵花茶后常按每朵5元销售,每斤最高可卖到1000多元。朵花茶不只贵在外形艳丽、气味清香,还贵在加工工艺复杂,贵在供不应求。陈远胜说,朵花茶24道加工工艺,每道工艺都需精益求精。

小关乡已有32家金银花加工厂,今年茶花的产量达20吨,而朵花茶加工厂仅有3家,今年朵花产量仅1吨。贵州农聚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是该乡目前规模最大的金银花朵花茶加工厂,今年该公司加工的朵花不到1个月全部售空,实现销售收入200多万元。陈远胜打算继续扩大朵花茶生产规模,明年把小关乡朵花茶产量做到10吨左右。

绥阳金银花品质上乘,其花叶中绿原酸含量达7.44%,远高于国家药典标准,这让绥阳的金银花叶也有了很好市场前景,每斤售价达2.3元以上。2017年,贵州省首家金银花绿原酸提取生产车间在小关乡建成投产,年消耗金银花叶600吨,提取金银花绿原酸120吨,年产值1200万元,加速了金银花农业产业化经营步伐。

转营销理念 双线推广

2016年,绥阳县建立电商产业园,并同步将金银花纳入电商平台销售。目前,该县已培育近10家本土电商平台,新增电子商务营销企业30余家,新建镇、村电商服务站点50余个,绥阳金银花网上全年销售额达3000多万元。

2017年7月,绥阳县在小关乡举行金银花采摘节,首次采用网络直播的方式与电商合作销售金银花茶。当天,陈远胜作为“推销员”卖出了3000多斤金银花。

前不久,小关乡还与经销商合作设立线下体验店,争取7万元补助资金帮助体验店发展。体验店负责人刘建介绍,店里金银花茶均来自小关乡,现已签订了数百盒的订单,销售收入近10万元。刘建还开了网店,实现线上线下同步运营,进一步扩大金银花销售渠道。此外,绥阳已在广东、福建、海南等沿海地区寻得20余家金银花产品代理商,每年可消纳600多吨金银花存量,销售收入达7000多万元。

随着产销对接逐渐驶入“快车道”,小关乡花农的收益也大幅增长。陈远胜说:“乡里的企业每次都以高于市场收购价2至3倍的标准收购金银花,对于贫困户还要高些,花农们夏卖花、冬卖叶,按现在的市场趋势,以后对花农的整体收购价格还会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