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准备晋京演出的新版原创现代锡剧《好人俞亦斌》,7月18日下午在惠山区前洲娱乐城公演,当场台下掌声不绝,散场后听到好评如潮。较之先前看过原版以后的几多感慨,较之曾经参加的该剧本讨论会的甲本,窃以为这次改得很合理,演得极精彩,值得点赞!

与原版比较,新版剧情更加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是戏,必须有矛盾冲突。靠矛盾冲突推进剧情,在矛盾冲突中塑造人物。新版《好人俞亦斌》每场的时间可长可短,灵活自由,谓之无场次剧。贵在每场戏里都有或大或小的矛盾冲突。无论是夫妻之间、父子之间,还是受助学生与主人公及其家人之间、主人公与邻里之间等,虽然他们都是好人,但总是存在差异。编导努力发掘和表演他们相互之间的矛盾,在大同之外的小异上做文章,使全剧更有“戏”,更好看。在内容方面,新版戏增加了俞亦斌爱人得不治之症——夫妻共缝邮包——不幸病故的情节;增加了俞亦斌为贫困山区学校捐赠不锈钢旗杆的情节;增加了俞亦斌捐资助学不被有些人理解,反遭冷嘲热讽的情节等,这些情节,与生活原型俞斌的真实故事密切相关,也使剧情既合理又跌宕,从而紧扣观众的心弦。显然,编剧在剧情的进展和唱句的设计上是着实下了功夫的,基本做到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与原版比较,新版导演手法新颖别致、摄人心魄。

新版里,有一个“故事员”的人物,而且是由剧中人“萍萍”的扮演者兼饰的。显然,在剧情较前丰富、唱句有所增加的情况下,有这个故事员的朗诵词,起到了浓缩故事、控制演出时间的作用。

剧中多个表演区的设计,效果确实不错。萍萍写信与俞亦斌夫妻看信的心灵感应互动场面,观众一看就明白,比原版容易使观众认可。而此处为演员倪晓芳设计的唱腔,发挥了该演员的特长,效果很好;在萍萍负气出走后,俞斌、小寒寻找萍萍,三人的唱段安排在左、中、右三个台阶及其平台上唱,每人唱完,演员穿插变动位置,观众对三个表演区看得十分明白,提高了艺术欣赏价值。

俞亦斌爱心工作室的成立,不再像原版那样,为工作室揭牌、跳浪漫主义的群舞庆祝一番,而是曾经受助的学生、社会各界人士包括企业家纷纷前来捐款;接下来的第二次升旗仪式,几十根不锈钢旗杆上升着国旗,场上所有人员向国旗敬礼,把剧情推向高潮,也使俞亦斌捐资助学的精神和观众的思想情绪得到升华。

这次的舞台大幕,不是红丝绒的左右拉幕,而是大型喷绘(或写真)上下升降幕。幕上主画面是富有无锡地方特色的城乡结合的照片组合,比起没有画面的丝绒大幕,更容易使观众进入剧情,更不用说在晋京演出时增加无锡元素的宣传效果了。

与原版比较,好人精神亲切感人、以真取胜。

新版全剧的故事情节、矛盾冲突、人物设计、唱段唱句等各方面,虽然不能说尽善尽美,却让人明显觉得比原版上了一个大台阶。可以看出,导演各种艺术手段的应用,都围绕着一个“真”字,真的人,真的事,真的物,真的情,用这些来塑造一个真实可信的俞亦斌。俞亦斌没有豪言壮语,有的是正确面对一个个矛盾,切实做好帮困助学的一件件实事。他低调做人,最后说出他捐资助学的起因,是小时候家境贫困,得到不露姓名的好心人的帮助而免予辍学,至今常怀感恩之心的真情,使观众感到俞亦斌这个人物特别的真实。

观众分明感到,俞亦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堂堂正正、踏踏实实的教师,他身上散发出的正能量足以感动你我他。唯有如此,才能使好人精神得以弘扬。如果随意拔高主人公,哪怕只有少许的假大空,观众的内心就会与剧中主人公产生距离,对好人的好感也会大打折扣,弘扬好人精神的目的就可能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