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已经成为目前我们有目共睹的一种热门或流行的经济形态,共享单车、共享民宿、共享车位、共享充电宝,总之一个个新的共享模式层出不穷,但是,我们所看到的绝大多数的共享模式还只是存在于服务业领域,在实体企业尤其是制造业领域如何发挥共享经济的作用可能是我们有关方面应抓紧思考的课题。

其实,“共享”这个模式早就存在,比如公交车、出租车、马路、公园、医院、图书馆和银行存款贷款以及农民收割时共同使用的自动联合收割机等,但以往的这些共享模式一开始提供的就是显而易见的公共物品或公共服务的,而目前共享模式的最大不同就是互联网让私人物品共享成为可能。

比如,公交车、出租车、马路、公园、医院、图书馆本来就是共享的,而家庭轿车、自行车、私人住房、私人车位、充电宝本来就属于私人,把这些看起来属于私人的物品共享起来,这可能是今天共享经济的最大特色。当然,共享的东西有的是闲散的,如私车私房,有的是主动购置、集中使用的,如共享单车。

当然,还有一种,那就是通过互联网传播,通过错位交换,让多余或没用的物品产生价值,让每个人交换到的物品都各得其所。如著名的“凯尔·麦克唐纳与红色区别针的故事”,凯尔·麦克唐纳先用一个红色曲别针交换到比曲别针价值大的一支鱼形笔,又用这支鱼形笔换到一个带着可爱笑脸的手工陶瓷门把手。

后来的事情就更加有意思了,麦克唐纳又用门把手换回一只野营用的炉子;又用这只炉子换回一个发电机;再用这只发电机换回一个历史悠久的啤酒桶;有人相中了这只古典酒桶,给了麦克唐纳一辆旧雪地车;后来,他用这辆雪地车换了一次加拿大小村庄旅游;他又用这次旅游换了一份录制唱片的合同。

最后的结果令人惊奇:麦克唐纳把这份录制唱片的合同给了一名落魄的歌手,这位歌手非常感激,回报他一套双层公寓。在这个故事当中我们发现了什么?发现了价值的错位与回归。对于持有无用物品的人来说,这个东西的价值等于零;对于需要的人来说,那些在别人手上无用的东西,对他来说如获至宝。

说到这里我们就清楚了,“集中购置物品向多人转移使用权”(如共享单车)、“把闲散的东西聚集起来提高物品的使用效率”(如公车民宿)和“用价值的回归进行错位交换”(如曲别针换公寓的故事)成为今天共享经济的三种基本模式。当然,这三种模式尤其前两种都已经在服务业和生活领域广泛开展。

问题是,我们的实体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准备好了吗?根据这三种模式,我们的实体企业有没有想到建一座可供众多企业共同使用生产设备的生产基地?有没有想到把自己闲散的设备租给别的企业用?有没有想到用自己无用或过剩的设备去跟别的企业交换更有价值的设备?如果想到了,就赶紧行动吧。

也许有一天,共享经济在实体企业当中表现为这个样子:企业只负责产品的设计与研发,生产都交给了共享的制造工厂去代工,销售也都交给了共享的销售机构来运作。整个企业只剩三种:一种是产品设计研发企业;一种是用共享设备为设计研发企业代工的工厂;一种是为设计研发企业销售产品的共享渠道。

(作者系经济日报出版社社长,时政经济学家)